晋网-三晋热线-山西新闻门户     
三晋热线
adall01 adall02
当前位置: 晋网 > 山西

海外知名诗人相聚会届上海国际诗歌节

责任编辑:文辉    来源:晋网    时间:2016-08-19 12:30   热搜:上海,国际,海外

【摘要】 美国诗人简·赫斯菲尔德曾说过:“诗歌会穿越时间与我们相连。努涅斯迄今已出版20本西语诗集,屡次获得重要诗歌奖项,如1980年获古巴的大卫奖、1986年获墨西哥的博普若尔奖、1995年在哥斯达黎加获得EDUCA奖,2013年获得西班牙的阿尔芳斯·艾尔·玛格纳尼姆奖等。

美国诗人简·赫斯菲尔德曾说过:“诗歌会穿越时间与我们相连。”而今天,诗歌则穿越了广阔的空间、不一样的语言和文化,在上海与读者相连。作为上海书展和上海国际文学周的一项重点活动,首届上海国际诗歌节于8月16日至20日在上海举办。本届上海国际诗歌节邀请到的国外诗坛名家,不只有莎朗·奥兹、肖恩·奥布莱恩两位艾略特奖得主,还有在西班牙语、德语、塞尔维亚语、印地语等诗歌领域获得重要奖项的著名诗人。他们在沪上的相聚,展示了现代国际诗歌界多元、前沿的多种维度,也让本次诗歌节成为一场诗歌文化的巅峰碰撞。莎朗·奥兹:“无情”扯开身材和家庭的创伤书评人托马斯·狄林汉姆关于莎朗·奥兹有这样的评价:“读者能够在奥兹的每本书里视察到一种近乎电影胶片性质的组织方法;就像从过去和目前中编辑镜头一样,她为所欲为地变换着时间和空间,有时贡献出苦楚的特写,有时则是包含全部人类历史在内的长镜头。”而在一切这些幻化的镜头中央,“一个被锁进身材和家庭中的诗人”是不变的核心意象。迄今共出版10本诗集的美国女诗人莎朗·奥兹,曾担任美国诗歌学会会长、纽约州桂冠诗人,诗集前后获得首届旧金山诗歌中心奖、国家图书批驳圈奖等多项大奖,而出版于2012年的诗集《雄鹿之跃》,让她接连斩获2013年英国艾略特奖和普利策诗歌奖。莎朗·奥兹1942年生于旧金山,前后于斯坦福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学士和博士学位。在学生阶段,她尽力模拟她所研究、学习过的诗人,而且在这些模拟和总结中逐渐思考:“在一首诗中,什么不该该或许不能够被写到?还有什么从未被写到过?”带着这样的疑问,她开始书写她的家庭、暴力、性,用坦白的语言和直白的比方,激烈地探讨私家主题。但是,当她将自己的诗稿投给一家文学杂志,却遭到了绝不掩盖的轻视:“我们是一家文学杂志。假如你爱好写这类话题,我建议你投给《女性之家》杂志。诗歌的真正主题是男性化的。”退稿信中光秃秃的性别轻视,反而刺激着奥兹将女性的主题深挖到底。1980年,到了38岁的年纪,奥兹的第一部诗集《撒旦的话》得以出版,在两极化的评价中,这位诗人的才干最终遭到了关注。在1992年的诗集《父亲》中,她探入私家关系的触角更为尖利。奥兹描写终年醉酒、荼毒子女的父亲走到了生命尽头,这让她觉得一种残暴的解脱、重被唤起的仇恨,但父亲临终在床榻前强加给她的爱,又让她茫然失措。最近的诗集《雄鹿之跃》则聚焦在与奥兹刚刚离婚的前夫身上。家庭的创伤在奥兹的诗作中老是被近乎“无情”地撕扯开来,对身材、苦痛一向的沉着和坦白背后,是对情感、心理的深度剖解,让读者在震动的浏览感觉之余,关于真实的人性会有更深的体悟。维克托·罗德里格斯·努涅斯:在陈旧诗歌方式上翻出现代新意维克托·罗德里格斯·努涅斯是古巴现代最著名的作家之一,如今在美国俄亥俄州凯尼学院担任西班牙语教授。除过诗人身份之外,他同时还是一位记者、文学评论家、翻译家和学者。努涅斯迄今已出版20本西语诗集,屡次获得重要诗歌奖项,如1980年获古巴的大卫奖、1986年获墨西哥的博普若尔奖、1995年在哥斯达黎加获得EDUCA奖,2013年获得西班牙的阿尔芳斯·艾尔·玛格纳尼姆奖等。努涅斯1955年生于古巴哈瓦那。20世纪80年代,作为古巴最重要的文化杂志的主编,努涅斯发表了大批文学和电影评论,而且通过访谈的方式,介绍了很多西班牙和拉美现代诗人。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编译了3部极具影响力的诗歌全集,被视为界说了他本人所属的同代诗歌派别,2011年选编的《古巴诗歌:重要全集》则被以为是20世纪古巴诗歌最具代表性的全集之一。他针对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非虚拟作品的评论专著还获得了恩里克·何塞·瓦罗纳奖。在数目众多的文学评论之外,他还出版了十多本翻译诗集。努涅斯曾这样描写自己寻求的诗歌款式:“人人可参加,但绝不政治化;富有交流性,但其实不直白;对话体,但不是闲谈;古巴式的,但其实不民族主义。”去年,他的最古诗集《起飞》,就是将母亲与诗人胡安·赫尔曼的虚拟对话作为全书的主体。他采取十四行诗的方式,但只有对仗却无压韵,就是为了营造一种“对话感”。诗评家安东尼奥·维列拉夸奖这部诗集有勇气、有原创性,而且将非理性主义与社会即时性连接在一起:“努涅斯关于诗歌传统的扎实的知识基础和深厚的懂得,让他得以在十四行诗这一陈旧的文体下创新、游戏。”事实上,扎实的诗学素养支持着他一直以来的诗歌创作,让他的诗歌成熟、知性却又富于个人的变化。翻译家凯瑟琳·赫登对努涅斯的诗歌有高度评价:“他的诗既是笃定的,又是充满试验性、不确定的。在他的作品中,任何既有限制都遭到了挑战,而情感与明智在文字中获得完美的联合。”他的诗歌被翻译成18种语言,遭到各国读者的喜爱。特伦斯·海斯:用逗趣滑稽探讨种族和文化的命题美国诗人特伦斯·海斯如今是匹兹堡大学创意写作专业的教授。他有一长串诗歌获奖记载,好比2010年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2016年获得NAACP大奖,该奖项相当于美国有色人种的“奥斯卡”和“格莱美”。特伦斯·海斯1971年生于南卡罗来纳州,在匹兹堡大学获创意写作硕士学位,迄今已出版5本诗集。从他1999年出版的第一部诗集《肌肉发达的音乐》,海斯就展示出了与众不一样的作风,从聂鲁达到爆米花电影,再到电视剧中的黑人豪杰,他的诗歌将画面、声响、流行文化和个人经历融于一炉,语言方式腾跃而难以归类。强烈的个人作风在他接下去的《时兴逻辑》和《盒子里的风》两部诗集中获得进一步强化。2010年的《灯头》为他博得了美国国家图书奖,广受赞誉,被著名诗评家、哈佛大学教授史蒂芬·伯特描述为“用无止境的文字游戏服务于浓郁的情感表达:一个儿子的挫败感、一个丈夫的爱、一个公民公理的恼怒和一个朋友肉欲的妒忌,这些情感谢活了那些技能上极其机灵、甚至隐晦的诗行,付与它们生命力。”他最新的诗集是去年出版的《如何变得疲乏》。流行文化、种族、亲情、性别是海斯非分特别钟情的主题,在他的即兴诗歌创作傍边,方式上的创新和对语言应用的灵性都显得特别能干。流利滑稽的双关语背后,除过深入的反威望意识,更多的是他对种族问题、文化近况的不懈摸索,他也从不否定对这些题材的留恋。诗人科尼利厄斯·伊迪评价说:“首先你会赞叹他的技术,他近乎完美的声调,他逗趣的滑稽,他出色的措辞。然后你会留意到在他的诗句间的优雅、柔情和坦白,和他对世界的包容。”德拉根·德拉格耶洛维奇:用凝炼有力的文字追随真谛与和平德拉根·德拉格耶洛维奇是如今被最为普遍翻译的塞尔维亚诗人之一,同时也是一位小说家、外交官,如今担任贝尔格莱德安德利奇基金会主席。德拉格耶洛维奇1941年生于今塞尔维亚的皮利察,在贝尔格莱德大学获得经济硕士学位。他是欧洲诗歌学院成员,迄今已经出版了18本不一样版本的塞尔维亚语诗集,3本短篇小说集,4部长篇小说,其诗集被翻译为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瑞典语、土耳其语等20种语言,作品遭到各个年纪读者层的喜爱。幽美、真诚和秀丽勇敢的幻想,是德拉格耶洛维奇的诗作的特点。他擅长用凝炼有力的文字,幽邃多变的意象,和充分丰满的情感,来探访真谛、和平、爱情等主题。他以静穆却余韵悠久的作风,在众声鼓噪的现代世界诗坛博得自己的一席之地。《死亡家园》是他的代表作,于1997年在贝尔格莱德出版英译本以后,2008年在美国重版。在这部诗集中,德拉格耶洛维奇聚焦于南斯拉夫的内战和种族屠戮所引发的惊恐。他在凝结的画面中陈述真实,在失望中表达人类团体的不平精神,“我们已习惯于面临死亡和受伤,但我们又能为这日大的悲哀做些什么”等诗句被广为传诵。这部诗集为诗人获得了国际声誉,颇受好评。值得一提的是,德拉格耶洛维奇是一位中国文学的“粉丝”,特别爱好中国诗歌。他曾说:“中国的诗歌传统和中国的文化一样悠久而丰富,常常在平庸中见真知,在不经意间显现出新意。”多年来,他对比着英文,陆续将一批中国诗歌作品翻译引进到塞尔维亚,迄今已翻译了18位中国诗人的作品。他还积极推进中塞两国文学交流,不只自己常带塞尔维亚作家团来中邦交流,也一再邀请中国作家去塞尔维亚拜访。德拉格耶洛维奇1992年出版的诗集《爱之笺》如今也有了中文译本,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翻译引进。杨·瓦格纳:把“馅饼”这样的小物件砥砺成艺术品杨·瓦格纳是德国现代最有影响力的青年诗人之一,也是一位活跃的文学评论家和翻译家。虽然年纪尚轻,文学评论家凯伦·利德却指出,“艺术巨匠”是评论界对瓦格纳最常常应用、也是最贴切的赞誉。诗歌译者马丁·克鲁斯菲克斯则评价说:“瓦格纳将方式上的完美,与对真什物件的聚焦酿造在一起。既一丝不苟,又情感四溢。”瓦格纳1971年生于德国汉堡,现居柏林。他前后在汉堡大学和都柏林三一学院研读英语和美国研究,翻译了大批英美诗歌。从1995年至2003年,他与友人编辑出版了国际诗歌刊物《物质之外》,而且协作选编了两部德语诗歌全集。他的诗集被翻译成30多国的语言文字。他是安娜·西格斯奖、恩斯特·梅斯特奖和阿诺·赖因弗兰克文学奖等多个重要奖项的得主,同时也是德国语言与文学学院的成员。他的第一部诗集是出版于2001年的《空中试验井》,以后以每3年一本的速度陆续出版了《格里克的麻雀》《十八个馅饼》和《澳大利亚》等诗集。他的作品被收录在由迈克·霍夫曼编辑的《20世纪德国诗集:文集》中,这部全集2005年在英国出版后引发极大反应,2006年又在美国出版,是20世纪德国最重要诗人在英语世界的集中展示。精准的用词,协调的想象,还有轻松的方式游戏,是瓦格纳诗歌的明显特点。他曾在一次访谈中提到,理想的一首诗应当“带来协调,带来韵律,在最小的也许空间内,完成语言的最大化、音乐的最大化和意义的最大化。”他在自己的创作中也是这么实践的。瓦格纳爱好从小处落笔,写了很多出色的植物诗和生态诗,寻求新鲜感和意想不到的兴趣性。好比《十八个馅饼》中就专门写了蘑菇馅饼、奶酪洋葱饼等馅饼,将烹调和爱情一起“炖煮”,俏皮中富于哲理。但与此同时,他关于语言又极端严谨,不管在句首、句末的压韵,词语的节拍,诗行之间构成的方式上,都力图完整性,用最精简、清洁的文字达成一首美妙乐曲的成效。延长浏览火【美】特伦斯·海斯明迪译我记住的其实不是一个女人寻觅女儿时嘴里冒出的烟,也不是蹂躏过的道路上留下的稻草拖鞋。我什么也没看见。头发遮住我的眼睛,在梦中我没办法闭上我的嘴。大大部分时候那边有盐的气味,和造船工人的勤恳。偶尔,我会听到我弟弟在我脚下嗟叹。那边有镇静,和放弃的自在决定权。有屋顶。有木板,树液,碎片。我母亲皮肤漆黑,头上裹着红布。她的生活比她背上扛着的火还要繁重。这就是过去意味着什么,孩子。有舆图和经文刻在我手心,刻在全部镇上,我走进镇上,僻静无声。但我记得我不饿。我母亲把她的眼泪变为水稻,只需她哭,就有食物。未诞生的【美】莎朗·奥兹倪志娟译有时我几乎能够看见,我们也许拥有的孩子,他们发出的光围绕着我的头,就像夏天的小虫豸围绕着一个路灯。有时我觉得他们正在招待室,懒洋洋地等待———仆人,稍稍留心着铃声。有时我看见他们躺着,像死人邮政所的情书o有时,好比今夜,依仗对黑暗的某种超人目力,我能感到到他们其中的一个,站在大海的绝壁边,在黑黑暗,失望地向我伸出他的胳膊。蘑菇【德】杨·瓦格纳明迪译在林中一片旷地上,我们碰到它们———穿行于黄昏的两支探险队,彼此静默注目,充满紧张———一群蚊虫发出电报嗡鸣。我奶奶因蘑菇馅饼而著名。食谱锁进了坟场。凡是好物品,她说,填充你不多于它自己。后来在厨房,我们把蘑菇举到耳边,转动蘑菇柄,期待里面细微的咔哒声———那精确的密码组合。静静地,那声响逐渐逝去【塞尔维亚】德拉根·德拉格耶洛维奇须勤译静静地,那声响在宣告了日落伍也逐渐地逝去它将你名字中的每个字母拆开变为多数个子音和元音联成一首挽歌在那边,夜晚将被吞没我晓得,很快地你的名字将在沉静中回忆并逾越夜的鸿沟黑黑暗刻苦受难的生灵将开始措辞萤火虫在暮色中穿越劳碌地修复着夏天惟恐这一季就这样消失在丛林的边缘亦如在生活中手捧理想,匆匆奔走的人们惟恐面前的一切美妙就这样地逝

栏目:山西

相关文章

adl03
http://www.sxjin.cn